绿巨人应用宝app

“噗!”祝光明忽然喷出一口鲜血,萎靡倒地。

“祝师兄!”众人皆叫。

祝光明软绵绵趴在地上,气息微弱,好像骤然之间被抽去了骨头,重伤垂危了。

“怎么回事祝师兄?”一个中年男子便要上前捉住他的手腕,却被祝光明喝止了。

“别动我。”

“祝师兄?”

“唉——!”祝光明叹息:“好个心狠手辣的臭丫头,太狠毒了!”

身体里已经乱成一团,不堪入目。

袁紫烟留下的元力极古怪,它好像吞噬掉了药力,变得更强大,更加的狂暴,对身体的破坏力更强。

大宗师的身体强横,一般的破坏能承受得住,即使经脉毁掉,身体仍旧远胜过常人。

可在袁紫烟的元力跟前,变得脆弱,而吞噬了药力的元力,更让身体显得脆弱不堪。

身体已经千疮百孔,破败不堪。

清纯萌妹子不负好时光山林里人物写真

“啊——!”他忽然惨叫。

“怎么办,祝师兄,我们怎么办?”

“千万别碰我,别碰我。”祝光明咬牙切齿:“让我自己来。”

他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有外力进入,一旦进入,会让这元力变得更强更暴虐。

“袁紫烟——!”两个中年男子咬牙切齿,恨袁紫烟入骨。

他们的处境其实差不多,既然祝光明如此,他们也会一样的下场,所以一定不能被外人碰。

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祝光明气若游丝,却束手无策。

“找严师侄吧!”

“严师侄在闭关。”

“现在看,想万无一失的救祝师兄,只有严师侄才行!”

“对对,严师侄出手,绝对没问题的!”

“可关键是怎么能请严师侄出手呢?他闭关,谁也不敢打扰的。”

“跟宗主禀明,让宗主下令。”

“……也好。”

他们看一眼祝光明。

祝光明与一般的洞仙宗弟子不同,他跟宗主在年轻时便有过命的交情。

所以在宗主眼里,祝光明是极重要的,绝不能让他出意外,否则,他们都要跟着受挂落。

一个中年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圆银牌,鸡蛋大小,贴上眉心处。

银色迅速褪去,变成一块水晶牌,闪动晶莹光泽。

但这水晶牌并不透明,通过水晶牌看不到他眉心处,好像一面镜子般闪动晶莹光泽。

随着晶莹光泽褪去,银牌恢复原状,被他小心翼翼收回怀里,担忧的看着祝光明:“已经禀报了宗主,看宗主怎么安排吧。”

“如果宗主不下令严师侄过来,那祝师兄怕是……”

祝光明这一会儿已经昏迷过去,脸色苍白,偏偏腮处通红,身体火炉般热气汹涌。

看着他持续恶化,偏偏无计可施。

“袁紫烟!”一个中年男子咬牙道:“捉了她,我要让她求死不能!”

“但愿宗主顾及祝师兄!”

他们胆颤心惊。

祝光明现在的模样就是他们的未来。

他们没服九转补天丹,所以没恶化到这程度,但谁知道是不是早晚的事儿?

严师侄一旦出关,他们也就能得救。

袁紫烟与叶秋及周傲霜站在一棵树梢上观瞧。

她们身处阵内,即使仅仅隔了两百多米,那些大宗师也无所发觉。

“这是什么招数?”周傲霜极好奇。

“这个嘛……,说不准到底是什么指法,是老爷揉合诸多奇功而成的指法。”袁紫烟摇头:“看来还有一个姓严的厉害人物?”

“严瑞龙。”周傲霜淡淡道:“洞仙宗的奇才,类似于我在小筑里的地位。”

“比周妹妹如何?”

“远胜于我。”周傲霜道:“否则,洞仙宗也不敢对小筑出手!”

她明眸中闪过阴霾。

如果自己足够强,能将神功练成,洞仙宗又有何惧?

甚至见了小筑弟子都要避着走!

是自己无能!

她想到了李澄空的承诺,补全神功。

一旦补全,自己就足够灭掉洞仙宗,也能对其余诸宗形成足够威慑。

漱玉小筑从此便跻身最不能招惹之列。

“是真远胜过,还是谦虚之辞?”袁紫烟认真的问。

周傲霜缓缓道:“袁姐姐,我从来是有一说一,绝不夸大,也绝不谦抑!”

“这样……”袁紫烟看向叶秋。

叶秋道:“看来深具威胁,需得小心。”

“那且看看这严瑞龙的本事吧。”袁紫烟笑道:“周妹妹,跟我们仔细说说这个严瑞龙吧。”

于是周傲霜便仔细讲了严瑞龙之事。

严瑞龙是洞仙宗的第一奇才,据说练得洞仙宗的镇宗神功遁天化魔功。

这遁天化魔功已经有数代洞仙宗弟子不能窥其堂奥,数百年来,严瑞龙是第一位能登堂入室者。

其天资之高,洞仙宗无出其右。

而他修为深浅也高深莫测,很少出手,出手则无幸理,故从无敌手。

“遁天化魔功……”袁紫烟咀嚼着这名字,露出笑容:“老爷听了一定很感兴趣。”

“据说此功威力惊人,我没能得见,恐怕见了也活不到现在。”周傲霜淡淡道。

她虽傲气却不会妄自尊大。

知道自己修为在漱玉小筑是最顶尖,在整个天下也是顶尖的,却并非无敌,胜不过严瑞龙。

她一个势均利敌的对手就死在严瑞龙手上。

“遁天化魔功……”袁紫烟摇头:“看来是难不住他喽。”

“难。”周傲霜道。

袁紫烟神情忽然一肃,明眸骤亮。

树林外的巨石前,忽然出现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。

一袭月白长袍一尘不染,加之长袍主人丰神如玉,当真如一株玉树临风而立。

“是他吧?”袁紫烟道。

周傲霜蹙眉点头。

袁紫烟道:“倒是一表人才。”

他五官英俊,气宇轩昂,静静站在那里自有一股卓然气势,一看即知不凡。

周傲霜道:“他原本相貌寻常,后来修炼遁天化魔功,相貌便渐渐发生变化,成为如今这样。”

“还能美化容颜?”袁紫烟笑道:“如果女子练了,会不会越来越美貌?”

“会。”周傲霜点头:“洞仙宗是有女弟子的,即使没练成遁天化魔功,也变得美貌许多。”

“比得上漱玉小筑?”

“小筑弟子是天然如此,并非后天所炼。”周傲霜淡淡一笑。

“砰!”严瑞龙一掌拍在祝光明胸口。

原本已经昏死过去的祝光明陡然站起,直挺挺如僵尸,然后睁开眼睛,双眼迸射神光。

“祝师兄?”其余诸人忙唤。

严瑞龙肃然出掌,数十道掌影绵绵印下。

“砰砰砰砰……”祝光明原本凌厉的眼神慢慢平息,恢复如常,脸色也从苍白转为红润。

“吁——!”祝光明最终长长出一口气。

严瑞龙收掌,平静从容。

他转身看向树林,正是袁紫烟三女的方向。

袁紫烟露出笑容:“好个严瑞龙,果然不凡!”

洞仙宗诸人也露出笑容,松一口气,果然不愧是严师侄,手到病除!

“噗!”祝光明忽然喷出一道血箭,软绵绵仰天后倒。

“祝师兄!”一个中年忙扶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