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码下载萝卜视频

我被吓的不轻。

又跟钟白折了回去,等到屋子后,钟白把挂肩膀上的黄布袋放了下来,从里面取出来一个黑色的小铃铛,然后赶紧挂在了院门上。

现在贴在门上的黄符都救不了村民了,我想到草木灰能够避邪,想要去灶屋里抓一些出来,但是钟白制止了,他摇头说,“别做那些,没用的。”

他这话说出来。

我心里一下就沉了,看来这次真的没辙了。

这时候我隐约的听到隔壁小春娘家的院门开了,但是连脚步声都没有,我心里冰凉冰凉的。

“很快,就该上门了。”

钟白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他来回的在堂屋里到处走,整个人显得慌慌张张的,一点都不淡定了。

不能坐以待毙。

我苦思冥想着,抱着脑袋蹲地上好一会儿,我的脑海里灵光一闪,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。

我仓惶的跑进屋子里,然后一阵翻箱倒柜噼里啪啦把箱子里的东西弄的满地都是,但是现在我根本就无暇顾及。

越是着急就越是无从下手。

清纯美女午后安静唯美写真

不过最终还是让我在房间最底下的一个箱子里找到了,一张黑色的剪纸,被我在坟上供奉三天的黑纸,我原本打算用它来剪五道鬼的。

不过现在刚好有用,至于我有没有能力剪出来,就得听天由命了。

我把黑纸拿着,从奶奶生前装东西的木盒子里拿出她以前用的那把老剪刀,说真的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,反正我用普通的剪刀剪纸,我感觉格外吃力。

不过据说剪刀经过无数人的手,尤其是这老剪刀奶奶用了好多年,沾了一股灵气,因此会轻松的多。

深吸一口气,我拿着这两样东西就出门了。

看到堂屋里的钟白正在神龛下用香灰装进一个黄布袋子里,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刚要问他,但是话到喉咙边再也说不出来了。

我听到了院子大门外面传出来一阵沙哑的低吼,宛如地狱爬出来的恶鬼,并且好像有很多。

我转过脸看钟白,发现他整个脸色也一瞬间古怪了起来,有点难看。

“嘘”

就在我刚想问问怎么回事儿的时候,钟白突然朝我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
“别出声”

他说完之后,转过了身子,回头我看到他拿起了桌子上的香炉,在我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时候,他已经将香灰撒到了我的身上。

他在做什么,我完不明白,不过看到他的神色如此紧张,我也不敢多问,任凭他将香灰一点点的洒满了我的身。

“你不是会剪纸术吗?快剪纸剪两个纸人出来。快”钟白催促道。

我二话不说,赶紧拿着剪刀在堂屋的供桌上把黑纸铺平,然后哆嗦的拿着剪刀就动刀子。

剪纸的第一前提就是静心,只有在安静的环境下达到人纸合一,说白了就是要把心思融入到自己剪纸的这算手里,然后沉浸在里面。

说的有些玄乎,大致就是跟练功一样,神贯注才能催发真正的术法之力,能把剪纸的最大效果发挥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