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2d4app富二代最新版本

   独孤漱溟道:“大功无形,你的付出没人知道,是不是觉得冤得慌?”

   “偶尔会有这想法。”李澄空笑道:“不过这也不是为了天下,而为了自己,说到底,还是觉得会殃及自己,才会如此上心,如果与我们无关,何必操这个心。”

   独孤漱溟道:“到底会有多麻烦?”

   “恐怕会天下震荡,民不聊生,南境与大月都会受影响。”李澄空皱眉。

   一提起这个,他就莫名的担忧,心惊肉跳。

   随着他修为的增强,太上星君诀的增涨,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。

   而且他现在有一个不好的推测。

   自己这预感,会不会不是**,而天灾?

   如果是天灾的话,很可能是地震之类的。

   海岛最容易受地震的影响,他前世见过的诸多海岛,不受地震之害的少之又少。

   当然,两个世界不同,地壳运动也不一样,即使他有万磁诀,也没办法看清楚。

   超算融合的大脑一直在不停的推算,却仍没办法推算出究竟来。

   清纯气质美女咖啡馆尽享午后休闲时光

   即使在后世,有超算相助,也没办法推算出地震来,更何况在这里。

   两人正说着话,叶秋与冷露翩然而来,进到小亭里抱拳一礼:“教主。”

   “本座要拜托你们一件事。”李澄空道。

   冷露看向独孤漱溟:“是要帮皇上吧?”

   她一下便猜到李澄空的打算。

   如果是帮内之事,根本不必这般客套,直接吩咐便是,这般客套就是帮外之事。

   李澄空轻轻点头。

   叶秋道:“教主,我们要做什么?”

   “先在清溟身边做几天光明宫的女官。”李澄空道:“看一看诸人的心中所想。”

   “是。”叶秋毫不犹豫点头。

   冷露道:“教主,我们要一直跟着陛下,还是仅帮忙一段时间。”

   “一段时间足矣。”李澄空看向独孤漱溟。

   独孤漱溟轻轻点头:“一个月为限,有劳二位圣女。”

   “皇上客气了。”冷露道。

   叶秋笑道:“还没做过女官呢。”

   李澄空笑道:“尽量别引起他们注意,越悄无声息越好,越隐蔽越佳。”

   “是。”叶秋与冷露心领神会。

   不能暴露两人的能力,要看人心于无形。

   “清溟,我要继续闭关了。”李澄空缓缓道:“尽快提升修为。”

   他得了养神珠,迫不及待的想闭关,要把一百零八份元神练成,从而练成封神金录。

   现在只差了三股。

   可越到后来,元神想分化越艰难,觉得到了极限,这三股是怎么都凝不成。

   不管灵壶怎么浇灌,都无济于事。

   有了这养神珠,便希望大增。

   “嗯。”独孤漱溟轻颔首。

   李澄空看向叶秋与冷露:“你们也要好好保重,别粗心大意被人看出破绽。”

   “是,教主放心。”叶秋与冷露用力点头。

   “纪长老那边,你们也要照看着。”李澄空皱眉。

   两女也太忙了。

   “教主,我们白天呆在光明宫,晚上去飞雪岛。”

   “你们两个轮流来吧。”李澄空道:“心法不可练得过猛!”

   他说着话,屈指轻弹。

   两道奇异的气息打入了她们眉心。

   却是赤燕的力量。

   通过这力量,他能感应到她们,而且能瞬间操纵赤燕的力量,给她们以保护。

   两女的存在难免惹人妒,不能不防。

   ——

   随后的一个月,大月外地官员开始进京述职,外地五品及以上皆在光明宫面圣。

   大月新皇独孤漱溟亲自主持,每位官员都要被皇帝问五个问题。

   通过这五个问题,还有考评,会调整官职,或升或降,整个大月官场都紧张无比。

   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新皇登基的第一把火开始烧了,谁要是不长眼,或降品或罢黜,甚至还有问罪的。

   刚开始时,人们还没怎么紧张。

   人们还在不停的上折奏启关于新皇成婚之事,争论是下嫁李澄空还是娶李澄空入独孤一氏。

   可后来他们发现新皇有洞察入微之能,但凡贪渎莫能隐瞒,轻者给户部发诏问责,重者当场拿下问罪。

   四位三品大员被拿下之后,人们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,新皇是要肃清吏治!

   这一下人们开始着慌了。

   大家只想着不辞官就是给新皇脸面,却没想过一朝天子一朝臣,新皇上任是要提拔自己人的。

   独孤漱溟虽一直住公主府,潜邸并无可用之人,甚至王府总管赵常德都没能受重用。

   可别忘了,独孤漱溟在铁西关却有一批忠心耿耿的手下,在军中也全是铁杆拥护者,令行禁止。

   与其让自己这些阳奉阴违,心里不服气的占着官位,怎及让那些忠心耿耿之辈顶上来?

   他们刚刚紧张,又马上放松。

   因为他们发现独孤漱溟并没想象的那般大力提拔军中之人,没有打破官场文武两途的规矩。

   上官治罪,下面的人便顺势顶上,而不是直接调动军中武将过来顶替。

   甚至没有提拔一个武官,文官仍旧由文人顶上。

   这让他们长长松一口气。

   皇上循公而行,并非为了私心,这样很公平,有人被治罪也是咎由自取。

   那些渎职者被问罪,有功者则直接提拔,迅速将独孤漱溟英明之名传扬开去。

   这一来没人再揪着皇帝的婚事不放。

   ——

   大云

   出云殿

   宋玉璋神色恹恹的来到殿内,抱拳见过宋石寒,殿内还有宋玉筝与宋玉琪。

   看到他这神色,宋玉筝心一沉,便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,便紧抿红唇不说话。

   宋玉琪道:“大哥,如何了?”

   宋玉璋叹一口气:“我被挂了一个月,再没能见着清溟公主。”

   “她好大的架子!”宋玉琪冷冷道:“如此轻慢于大哥你,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大云!?”

   宋玉筝白他一眼。

   宋玉琪道:“那就是说,她没答应李澄空娶九妹?”

   “嗯,什么也没说,我看恐怕是不会答应。”宋玉璋轻轻摇头:“她的婚事都满城风雨,也没心思管九妹的事。”

   “可笑之极!……她通过官员回京述职,大规模升降官员转移注意,把众人精神引走,这手段确实不俗。”宋石寒淡淡道:“可惜,引开一时,却不能一直引开,终究要面对的。”

   这始终是个死结,这就是身为女皇帝的荒谬导致的,女皇帝,哼哼,李澄空也真敢想!

   宋玉筝紧抿红唇。

   宋玉琪道:“其实照我看,何必委屈了九妹!”

   fpzw